关于印发《关于开展注册会计师行业“人才队伍建设年”主题活动的指导意见》的通知

2020-01-09 09:00:28   阅读3363

葡京诚信官网 缅甸战场英国弃仰光独吞物资,史迪威欲拿中国军队为美国人卖命?

葡京诚信官网,文|周渝

1944年第二次缅甸战役期间,史迪威与中国远征军新1军军长孙立人合影

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其中关于指挥权的问题一直是蒋介石和史迪威之间的定时炸弹。到同古保卫战爆发之时,史迪威向蒋介石摊牌,他表示一旦战斗开始,他必须有自由裁量权,蒋介石表示同意,最终以三项原则界定史氏指挥权:1. 部队部署完全遵照蒋介石计划;2. 面对敌人行动时,史迪威有权对前线中国军队的部署做出适当调整;3. 一旦战斗开始,史迪威指挥权可不受到干预。这两次会议最终确立的原则让史迪威非常满意,他不无兴奋地后来写道:“中国人能够接受我的身份,这简直就是奇迹。因为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外国人得到指挥中国正规军的权力。”

蒋介石喜欢越级指挥,对部署事无巨细皆管的问题向来为人所诟病,史迪威也非常反感这一点。但从4月初蒋介石在缅甸确立了史迪威的指挥权一直到月底,史氏的日记中都极少出现蒋介石的名字,因为这段时间这位“微操”达人的确没有再过多插手缅甸战事了。不过在把权力下放给史迪威前,蒋介石还是忍不住向对其他黄埔将领一样,给史氏一堆训令,叮嘱他如何与日军作战。这一系列训令其实都与史迪威的观点符合,即催促他如何主动进攻敌人,如何决心防守自己的阵地,但这些训令依旧令史迪威火冒三丈,因为同样是喜爱玩“微操”的他只想把蒋介石排除于战场之外,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蒋都不应干涉。基于这样的想法,史迪威在这一个月中所收到的情报、对缅甸局势的评估等都没有再向蒋介石汇报。

1942 年10 月,第一次缅甸战争结束后,史迪威在印度给在兰姆加训练的中国士兵讲话

身在重庆的蒋介石虽没有直接干涉史迪威,但对缅甸局势一直关注着。4月29日,蒋介石得到情报,英军在一天前将大量军用物资付之一炬,令他尤其痛心的是,此前英军的这批物资一直对中国人保密,目的就是不愿和中国人分享,最后宁可烧毁。至此,蒋介石已完全确定,缅甸必然不保,英军的撤退已证明他们准备放弃这片区域。不过蒋没有责怪之前力劝其留部队在缅甸的史迪威,只将所有愤怒都指向了英国,他写道:“平生军事之经历,未有如此次英军之愚而弱也。可痛极矣。”

也是在29日这天,日军第56师团攻占腊戍,曼德勒会战计划流产,滇缅路这根大动脉也彻底被切断。此时,中国真的再无任何理由留在缅甸陪葬了。其实在腊戍失守前,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虽经历了几场恶战,但总体未遭受重大损失,4月下旬如果能果断采取决定,远征军仍有机会在日军包抄切断后路之前,沿铁路向北撤至曼德勒与密支那,再由此地区撤回国内。遗憾的是,史迪威在这个时候犹豫不决,最宝贵的撤退时间稍纵即逝,直到得知腊戍沦陷,中国军队回国的正常途径被切断,史氏才开始做出决定。史迪威有了新的计划,将中国军队直接撤往印度,诡谲的是这个计划他一直没有告诉中国政府最高统帅蒋介石,最终酿成二人反目成仇的结局。

回溯关于印度撤退计划的形成就会发现,早在4月16日,缅甸局势还算稳定之时,史迪威给蒋介石呈送了一份报告书,主要内容为建议中国派遣10万官兵前往印度,接受美国人的装备与训练,以作为日后光复缅甸之用。蒋介石当然喜闻乐见,马上批准了这一建议。问题就出在这里,此后半个月,缅甸战局迅速恶化,而史迪威很少再与蒋沟通,他认为蒋既然已批准过10万官兵赴印训练计划,那么远征军撤往印度也是有说法的。但是,蒋介石批准仅是做原则性决定,对于挑选部队、运送印度方式等细节皆未谈及,更没有明确说赴印训练的部队就是在缅甸作战的中国远征军。在蒋介石的构想中,更可能是准备重新组建一支军队,以空运的方式送往印度受训。

1942 年,史迪威检察中国驻印度部队。罗卓英(中)与孙立人(左)陪同史迪威检阅中国驻印军

腊戍沦陷后,蒋介石于5月初明令部队返回中国,意思已再明确不过。但史迪威一方面将撤退印度的计划对蒋保密,另一方面致电美国军部,请求军部指示应该去哪里——印度还是中国?军部对此并无明确答复,史迪威最终还是一意孤行地坚持了自己的决定——将军队撤往印度。

史迪威在缅甸撤退时的一系列做法不仅使他与蒋介石反目,也给中美合作史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痕。后来一些参战国军将校基于民族情绪影响,在回忆中说史迪威是明知故犯,认为他是从美国的利益角度出发考虑问题,他让中国军队留在缅甸作战,又擅作主张将部队拉往印度,是为了尽可能地拖住日本军队以减缓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压力,是不负责任、拿中国军队为美国人卖命的做法。这种观点近年来有成为主流的趋势,以缅甸战场减缓太平洋战场压力的确是第二次开辟缅甸战场时马歇尔的设想,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史迪威有这样的计划。而且在第一次缅甸战役期间用中国人拖住日军,对太平洋战场并没有多少价值和意义。

史迪威之所以力主留缅作战,更可能是出于性格中的英雄主义因素。综合来看,史迪威无疑比蒋介石更具有进攻精神,他认为撤退是懦弱的表现,同时对中国军队也充满信心。但他的第一个战场偏偏是个败局已定的缅甸,从这一点看来,他更适合当初与他失之交臂的北非战场,尽管在那里会遇见更强大的对手。史迪威从到缅甸的第一刻起,英国人就在不断拆台,他所想的,是如何扭转败局;他不愿认输,尽管在手段上可能伤害到盟国。不否认,由于史迪威性格上的这些缺陷,他的确一定程度影响了中国远征军的撤缅计划,后来在撤退途中,远征军遭受巨大非战斗减员,史迪威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但一码归一码,史迪威终究不是心机叵测,一肚子坏水的鬼佬,因其有失误就搞诛心之论,反推其动机不良亦大为不妥。